• 2023-02-06 來源 光明日報 2023-02-06

    向志柱《光明日報》:岳飛《滿江紅》的版本異文或改文

    微信圖片_20230206092253.jpg

    2023年春節賀歲檔電影《滿江紅》中,三軍復誦岳飛的《滿江紅》:

    怒發沖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直擊靈魂,家國情愫蕩氣回腸,熱血沸騰。電影采用的版本,是《滿江紅》目前的通行本。但《滿江紅》尚有多種版本異文或“改文”,值得深究。

    第一處是“朝天闕”。明天順二年王熙所書河南湯陰縣岳廟《滿江紅》詞碑,萬歷十一年刻本和文淵閣四庫本《花草粹編》卷九,萬歷刻本《堯山堂外紀》卷五十七,李贄評《香囊記》第十四出,明富春堂本《新刻出像音注岳飛破虜東窗記》第二折,毛晉《六十種曲》本《精忠記》第二出,墨憨齋定本傳奇《精忠旗》第十五出,皆作“朝金闕”?!敖痍I”“天闕”語義相同,均指天子所居的宮闕。岳飛《歸赴行在過上竺寺偶題》:“強胡犯金闕,駐蹕大江南?!保ā度卧姟返?4冊卷1935)之后辛棄疾亦使用“金闕”一詞。如《賀新郎·別茂嘉十二弟》:“馬上琵琶關塞黑,更長門、翠輦辭金闕?!薄秷蛏教猛饧o》指出:“后人以‘朝金’為語忌,改‘天闕’云?!薄俺痍I”當為《滿江紅》原作,王熙等“后人”不可能、也無必要將“朝天闕”改為“朝金闕”?!秷蛏教猛饧o》之說可信。

    第二處是“八千里路云和月”。萬歷刻本《堯山堂外紀》和墨憨齋本《精忠旗》第十五出作“八千里外云和月”?!鞍饲Ю锫吩坪驮隆焙汀鞍饲Ю锿庠坪驮隆倍际茄允雠谴髟碌钠D苦戰斗生活,不過“八千里外”是從摧毀作為戰略目標的金國根據地而說的(參見馮其庸《精忠旗箋證稿》)。

    第三處是“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此處異文主要與清朝的禁毀政策相關?!段骱斡[志》嘉靖二十六年刻本卷九收岳詞與通行本無異,但文淵閣四庫全書本改“胡虜”作“狼虎”; 《花草粹編》萬歷十一年刻本與通行本同,但文淵閣四庫全書本改“胡虜”作“仇寇”??梢娝膸祓^臣對“抵觸本朝”的違礙用語予以改易,但其改易也并非完全沒有出處,因為《堯山堂外紀》萬歷刻本早作“壯志饑餐狼虎肉”了?!对牢淠逻z文》文淵閣四庫全書本作“壯志肯忘飛食肉,笑談欲灑盈腔血”,改動最大,可惜今已無法見到明徐階編《岳武穆遺文》嘉靖十五年原本,無法進行比對了。至于清古吳墨浪子《西湖佳話》卷七《岳墳忠跡》引作“壯志饑餐仇寇肉,笑談渴飲刀頭血”,清潘永因《宋稗類鈔》卷二《忠義》引作“壯志饑餐仇恨肉,笑談渴飲奸雄血”,應與作者的創作環境有關。

    第四處是“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邵璨《香囊記》和墨憨齋本《精忠旗》均有“直待”二字,作“直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明萬歷胡文煥編文會堂刻本《游覽粹編》卷六亦同?!队斡[粹編》目錄頁一般不標作者,但此處特別標示為“岳飛”,可見編者意在重點提示該版本的特異。

    第五處是“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队斡[粹編》卷六作:“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薄稘M江紅》原有89字、91字、92字、93字、94字、97字等多體。今岳飛《滿江紅》通行本系93字,《游覽粹編》本“等閑白了少年頭”句無“莫”字,在“駕長車”句有“直待”2字,成為94字體?!稓v代詞話》卷七、《古今詞話》上卷、《詞苑萃編》卷十三、《御選歷代詩余》卷一百十七均引《話腴》:“又作《滿江紅》,忠憤可見,其不欲‘等閑白了少年頭’,足以明其心事?!彼裏o“莫”字。但今存陳郁《話腴》未見該處引文,不少學者認為是《歷代詞話》等編者添加。

    第六處是宋元以來岳飛戲文中所引,變化較大?!赌S定本十種傳奇》本《精忠旗》第十五出明確標舉“【岳詞】〔滿江紅〕”:“怒發沖冠,憑闌處、蕭蕭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壯吻饑餐金人肉,笑談渴飲金人血。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竭。直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外云和月。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金闕?!弊髡甙选昂斎狻薄靶倥备臑椤敖鹑巳狻薄敖鹑搜?,顯然針對南下侵明的后金而言,意在借古諷今、影射現實。滿清為金人后裔,“金人肉”“金人血”等句明顯觸諱。今見清內府抄本《精忠旗》已將岳詞完全刪去。乾隆四十五年清高宗曾令刪改抽撤劇本:“因思演戲曲本內,亦未必無違礙之處。如明季國初之事,有關涉本朝字句,自當一體飭查。至南宋與金朝關涉詞曲,外間劇本,往往有扮演過當,以致失實者;流傳久遠,無識之徒,或至轉以劇本為真,殊有關系,亦當一體飭查?!彼^“扮演過當,以致失實”,不過是一種借口,主要是擔心引起民族意識。乾隆四十七年江西巡撫郝碩奏繳:《精忠傳》三本(多有未經敬避字樣,及指斥金人之語)、《說岳全傳》十本(內有指斥金人語,且詞內多涉荒誕)均是“應請銷毀”。又,“壯吻饑餐金人肉,笑談渴飲金人血”與“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外云和月”前后位置調換,不僅合乎邏輯,而且詞意似更暢達。元雜劇《岳飛破虜東窗記》(明富春堂本)第二折和汲古閣刻本《六十種曲》本《精忠記》第二出載:“怒發沖冠,丹心貫日,仰天懷抱激烈。功成汗馬,枕戈眠月,殺金酋伏首。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赵菇^,待把山河重整,那時朝金闕?!睆脑~源來看,元雜劇與《滿江紅》通行本應有淵源關系。

    第七處是《須江郎峰祝氏族譜》卷十四載岳飛與祝允哲往來唱和《滿江紅》二首,對探討岳詞的初稿與定本很有價值。但二詞出自私譜,一度遭到質疑。后有學者發現乾隆《浙江通志》卷一二四載:“元符三年庚辰李釡榜”進士中有“祝允哲”其人,系衢州“江山人”,任職為“荊湖制參”。又[弘治]《衢州府志》卷之十《科貢·江山》:“祝允哲父臣 柴天錫倶元符三年李釡榜進士?!薄蹲遄V》所載岳飛《滿江紅·與祝允哲述懷》云:“怒發沖冠,想當日、身親行列。實能是、南征北戰,軍聲激烈。百里山河歸掌握,一統士卒搗巢穴。莫等閑、白了少年頭,勵臣節。?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金城門闑。本欲饑餐胡虜肉,常懷渴飲匈奴血。偕君行、依舊奠家邦,解郁結?!弊T收苡泻驮~《和岳元帥述懷·原調》云:“仗爾雄威,鼓勁氣、震驚胡羯。披金甲、鷹揚虎奮,耿忠炳節。五國城中迎二帝,雁門關外捉金兀。恨我生、手無縛雞力,徒勞說。?傷往事,心難歇;念異日,情應竭。握神矛、闖入賀蘭山窟。萬世功名歸河漢,半生心志付云月。望將軍、掃蕩登金鑾,朝天闕?!弊J虾筝呌涊d可能有失準之處,但《須江郎峰祝氏族譜》作偽可能性較小。私譜言岳詞作于紹興三年,格律頗有不協之處,但頗契合岳飛的戎旅生涯。祝允哲和詞中具有岳飛贈詞中所沒有但見于通行本的“賀蘭山”“功名”“云月”“朝天闕”等詞語,似可推斷《與祝允哲述懷》詞應是通行本的初稿,而通行本是岳飛汲取祝氏和詞后的修正稿。與初稿相比,通行本存在著功業垂敗的切膚之痛,正與宋高宗趙構對岳飛的寵遇轉衰相驗證。

    《滿江紅》見于明徐階《岳武穆遺文》、李楨《岳武穆集》、徐縉芳《宋忠武岳鄂精忠類編》,以及毛晉訂《桯史》。但該詞未見岳飛之孫岳珂編著的《桯史》和《鄂國金佗稡編續編》,以致學界對《滿江紅》的詞作者是否為岳飛尚存爭議,其發表時間更是眾說紛紜?!稘M江紅》的異文可以深入探討其系年問題。因為《滿江紅》的寫作時間、地點都失載,岳飛諸傳記作者往往依據《滿江紅》詞意來定發表的時間。李漢魂《岳武穆年譜》系《滿江紅》于紹興二年,岳飛時年30歲;龔延明《岳飛》系于紹興三年,岳飛時年31歲;王曾瑜《岳飛新傳》則系于紹興四年,岳飛時年32歲;鄧廣銘《岳飛傳》系于紹興六年,岳飛時年34歲等,均是把“三十”坐實,或謂舉其成數。然而“胡虜”“匈奴”“賀蘭山”在詞中屬于泛指,“三十功名”“八千里路”也當作泛指?!俄毥煞遄J献遄V》認為岳飛原詞作于紹興三年,則其《滿江紅》定稿當作于紹興三年之后。與通行本比,《游覽粹編》本《滿江紅》,“等閑白了少年頭”更顯英雄失路,下接“空悲切”更沉痛,而且在“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的設問之后,渴望“直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但何來“直待”之機,更覺渺茫悲涼。由此觀之,《滿江紅》的寫作年代,當在北伐無望之后。

    (作者:向志柱,系湖南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省社科院基地研究員)

    草莓视频最新下载地址_草莓视频网站在线看_草莓视频黄片APP_草莓视频污在线观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