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12-21 來源 《湖南日報》2023年12月21日

    湖南日報|徐華亮:打造人工智能產業集聚高地 塑造數字經濟發展新優勢

    核心提示 

    人工智能是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重要驅動力量,也是塑造數字經濟發展新優勢的重要抓手。實體經濟是人工智能產業發展的重要平臺和載體。我省宜著眼實體經濟的完整性、先進性、安全性發展需求,聚力打造人工智能產業集聚高地。

    徐華亮

    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要“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數字產業集群”。日前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要大力推進新型工業化,發展數字經濟,加快推動人工智能發展”。加快發展新一代人工智能是構建數字產業集群的重要內容,做強做優做大數字經濟、拓展經濟發展新空間,需要將打造人工智能產業集聚高地作為重要依托。

    近年來,我省人工智能產業規模持續壯大、融合應用走向深入。據測算,2022年,全省人工智能核心產業產值達到152億元,同比增長22%。中國工程院發布的《中國新一代人工智能科技產業區域競爭力評價指數2023》報告顯示,湖南排名第10,位居第一梯隊。日前召開的中國人工智能產業投資大會揭曉了2023全國人工智能產業集聚區TOP50榜單,我省僅有1家上榜,遠低于廣東的13家、江蘇的7家,人工智能產業集聚效應仍不明顯。鑒于此,我省應聚力打造人工智能產業集聚高地,牢牢夯實人工智能產業發展底座。

    人工智能產業集聚的基本內容和演進邏輯

    人工智能產業集聚,是以新一代信息技術為支撐,推動產業活動突破地理空間約束、打破傳統產業集群范圍,實現智能產業發展相關要素在物理或數字空間的高度聚集。伴隨人工智能日益融入經濟社會發展各環節,全球都在致力打造人工智能產業集聚“高地”、搶占發展“制高點”。

    縱觀全球產業集聚脈絡,第一、二次工業革命時代的產業集群是集創新和生產于一體的專業化生產組織方式,其特征是具有共生性和互補性的“集群生產”;隨著第三次工業革命的到來,研發設計的模塊化、制造環節的全球分工帶來了創新和生產的分離,使生產要素可以在短時間加速集聚,讓欠發達地區“后發趕超”有了重要抓手;第四次工業革命是基于網絡空間技術體系的創新發展,與之相伴而生的人工智能產業集聚具有溢出帶動性很強的“頭雁”效應。加速人工智能產業集聚,有利于實現科技跨越發展、產業優化升級、生產力整體躍升,贏得全球科技競爭的主動權。

    我國人工智能產業集聚具有“數實融合”的鮮明特色

    在人工智能領域,中國和美國并列居于全球第一梯隊。相對于美國注重人工智能的研究和開發,我國更加注重“數實融合”,將其應用于實際生產和生活。近年來,我國依托“產業智能化”“智能產業化”兩種路徑,打造了一批“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經濟主戰場、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人民生命健康”的智能產業集聚區。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高度重視人工智能產業發展。黨的十九大首次將“人工智能”寫入報告,提出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推動戰略性新興產業融合集群發展,構建人工智能等一批新的增長引擎。人工智能產業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后,全國各地相繼出臺相關規劃,產業發展方向與措施逐步清晰,更加注重人工智能與產業集聚的聯動。

    “數實融合”特色鮮明的人工智能集聚,不僅能通過打破空間壁壘實現交易成本的下降、產業關聯度的提升,而且能實現資源的優化配置、生產效率的提升,有利于打破產業邊界、促進產業融合,已經成為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支撐和現代化產業體系構建的重要影響因素。

    依托“數實融合”戰略支點,打造湖南人工智能產業集聚高地

    當前,我省應依托“數實融合”戰略支點,著力打造人工智能產業集聚高地,塑造數字經濟發展新優勢。

    優化人工智能產業集聚區空間布局,形成“一核兩廊、多點支撐”發展格局。應充分發揮我省各區域比較優勢,進一步強化產業差異化布局引導、配套分工協作、創新協力協同,形成“策源地+走廊帶+協同網”的人工智能產業集聚區。一是強化長沙“一核”引領創新,帶動能級整體提升。以推進長沙國家人工智能創新應用先導區、國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創新發展試驗區建設為契機,重點打造湘江科學城、自貿區長沙片區、馬欄山基地、科大金霞基地、大澤湖基地等人工智能創新前沿陣地,探索人工智能發展的新業態、新模式、新動能,形成核心突出、支撐力強、輻射面廣的人工智能產業創新策源地。二是加強株洲、湘潭“兩帶”有機協同,突出功能互補化和多元化。株洲應依托中國移動(株洲)數據中心和湖南華云數據湖,形成立足湖南、輻射全國的智能數據“存儲”走廊;湘潭應堅持“智造谷”發展定位,進一步優化營商環境,瞄準專業、特色產業應用,加快建設人工智能與數字經濟應用集聚區,打造長株潭工業軟件最佳“棲息”走廊和智能示范場景“應用”走廊。三是鏈接洞庭湖、湘南、大湘西“多節點”聚合成生態圈,提升創新網絡的韌性。依托人工智能創新資源條件相對較好的市縣和產業園區,在洞庭湖、湘南、大湘西等地區打造一批專精特新特色產業集聚區,形成與長株潭區域優勢互補、價值共創的協同聯動區。

    強化人工智能產業集聚區要素保障,形成“完整性、先進性、安全性”新質生產力。持續高效的要素保障,是集聚區結構高度合理化的基礎條件。當前,應著力突破我省人工智能產業集聚發展中的技術與人才瓶頸。一方面,強化人工智能技術創新能力。聚焦新一代人工智能技術,開展類腦智能、具身智能、多模態智能等前沿基礎研究,著力推進大模型基礎架構、人機交互、人工神經網絡等關鍵技術攻關;推動算力、算法、算據、算網同向發力,布局開發高性能智能芯片、感知器件,努力推動超大模型智能計算技術突破;強化行業應用算法模型研發,推動其在智能制造、新材料、元宇宙、大健康、文化創意、網絡安全等領域產業化發展。另一方面,加大人才培育引進力度。鼓勵企業、高校、行業服務機構設立人工智能領域工程能力訓練平臺,培養高技能人才以及復合型人才;建立人工智能頂尖人才“一事一議”引進通道,并為引進人才提供綜合性生活保障;建立以信任為基礎的人才使用機制,鼓勵領軍人才“掛帥出征”,并構建充分體現知識、技術等創新要素價值的收益分配機制。

    實施特色智能產業集聚區培育行動,形成“世界+國家+行業”梯度體系。實施特色集聚區培育行動是搶占人工智能產業發展新賽道的關鍵之舉,應立足全省各地資源稟賦和產業基礎差異,加快培育一批創新要素活躍、產業優勢明顯的特色鮮明產業集聚區。一是加快打造世界一流的信創產業集群,力爭到2025年培育10家行業領軍企業、2家獨角獸企業,推動數字經濟規模進入全國前十強;二是加快打造全國領先的音視頻產業集群,力爭到2027年產業規模超5000億元,成為全國重要的音視頻產業集聚區、示范引領區;三是加快打造行業領先的北斗規模應用產業集群,壯大“北斗+”和“+北斗”業態,建好專業特色園區,努力打造全國北斗技術創新引領區、北斗規模應用示范區、北斗產業高質量發展集聚區,力爭用三年左右時間使北斗規模應用產業規模達1000億元。

    打造人工智能產業集聚區融合高地,形成“鏈主+平臺+應用”生態圈。產業融合是發揮集聚區知識外部效應和技術空間溢出效應的內在要求,是實現產業鏈、供應鏈現代化的基本要求。應以“鏈式”思維推動集聚區上下游企業協同創新,推進集聚區向生態圈轉型提質。一是打造一批世界級領軍企業和“鏈主型”企業。鼓勵全球領先的人工智能企業來長沙設立研發中心,利用其人才、技術等資源開展引領性產品研發和行業賦能;加快“鏈主型”企業培育,通過市場化并購重組,聯合國內外大專院校、科研院所,打造人工智能細分領域的“標桿”企業。二是充分發揮人工智能平臺載體引領作用。充分發揮湘江實驗室、國家超級計算長沙中心等一批戰略科技力量作用,積極開展高端創新資源引進和布局工作,引導更多中小微企業和行業開發者創新創業。三是加快技術創新場景應用。加強人工智能與農業、工業、醫療、交通、教育、文旅等行業領域深度融合,打造示范性強、帶動性廣、顯示度高的典型應用場景。

    【作者系湖南省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研究中心省社科院(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分中心特約研究員。本文為湖南省社會科學院(湖南省人民政府發展研究中心)哲學社會科學創新工程項目“數字化視角下湖南傳統制造業突破低端鎖定路徑研究 ”(23ZYB35)階段性成果】

    草莓视频最新下载地址_草莓视频网站在线看_草莓视频黄片APP_草莓视频污在线观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