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01-25 來源 湖南日報

    湖南日報|閆仲勇:用改革這把“萬能鑰匙”,引領我省園區高質量發展

    核心提示

    隨著我國產業結構調整優化和企業轉型升級,產業園區作為產業發展的載體和空間,在產業孵化、產業聚集、產業服務以及產業生態構建等方面起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當前,湖南正著力構建“4×4”現代化產業體系,充分利用園區優勢,聚合要素、凝練特色,將推動“4×4”現代化產業體系建設駛入“快車道”,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閆仲勇

    高質量發展的根本在發展,發展的支撐靠產業。沒有強大的實體經濟,就沒有現代化產業體系;沒有現代化產業體系,就沒有高質量發展。產業園區是經濟建設尤其是產業發展的主戰場,是高質量發展的主引擎,是實現“三高四新”美好藍圖的重要平臺。2022年,全省139個省級以上產業園區,以占全省約0.5%的國土面積,貢獻了全省36.3%的地區生產總值、72.5%的規模工業增加值、83%的進出口總額、71%的高新技術產業增加值、48%的稅收,為構建以實體經濟為支撐的現代化產業體系,建設中國式現代化新湖南提供了有力支撐。進入新時代,面對新格局和發展新要求,對標新定位,應用好改革創新這把“萬能鑰匙”,著力開展產業園區體制機制改革探索,引領產業園區高質量發展,從而助力現代化產業體系建設。

    優化規劃布局,著力構建現代化產業體系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中國式現代化不能走脫實向虛的路子,必須加快建設以實體經濟為支撐的現代化產業體系。2023年3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深化開發區管理制度改革推動開發區高質量發展的意見》,明確指出產業園區必須堅持以制造業為主體,聚焦實體經濟發展。當前,我省園區產業規劃布局還不完善,比如新興產業布局有盲目性,園區主導產業、特色產業的比重還偏低等。因此,必須進一步優化全省園區產業規劃布局。

    對園區產業定位再精準。省委、省政府明確構建了“4×4”現代化產業體系,這是我省產業的總圖譜。這并不意味著各市州、各園區眉毛胡子一把抓,16個方向樣樣都搞。相反,各地要結合自身實際,從這張“總圖譜”中找準產業定位、確定主攻方向。比如,僅“先進制造業”就涉及31個行業大類,其關涉范圍已經很大、很廣泛。因此,產業園區定位更明確、更具體,就更容易形成握指成拳的合力。2023年上半年,江蘇昆山市著眼園區“二次開發”轉型提升,推出特色專業創新園區發展行動計劃,打造產業規劃清晰、集聚度凸顯的特色型、品牌化園區。湖南在推進園區產業定位時應學習借鑒昆山等地成功經驗,立足國家產業政策方向和園區產業基礎、特色優勢,科學確定園區主導產業、特色產業和未來產業,推動園區特色化、差異化發展,形成品牌和特色,進一步提高產業發展集中度和顯示度。

    對園區產業數字地圖編制再提速。為明晰產業布局,上海、廣東等地積極開展產業地圖編制工作。上海每年發布《上海市產業地圖》,2022年上海產業地圖包括138張產業現狀圖和產業未來圖,形成了3批53個特色產業園區地圖,依托產業地圖著力發展主導產業。湖南可圍繞園區資源稟賦,開展“園區產業集群描繪計劃”,搜集與產業集群發展、園區社會經濟特征、商業環境質量相關的數據,積極繪制發布園區產業集群數字地圖,并結合區域優勢、配套環境等調整相關布局,推動園區產業集聚發展,形成一批品牌顯示度高、創新濃度高、經濟密度高的“產業園區”。

    創新運行機制,著力構建專業化管理體系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深刻把握我國發展要求和時代潮流,把制度建設和治理能力建設擺到更加突出的位置,繼續深化各領域各方面體制機制改革,推動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碑斍?,我省園區管理和運行機制問題仍然較為突出,一定程度存在“機關化、行政化”傾向,部分園區編制臃腫,社會事務負擔重,難以聚焦主責主業。從歷史經驗來看,沒有一個放到各地都管用的、最好的模式,也沒有一個不同時期都管用的、最好的模式。湖南園區體制機制改革,需要根據當前園區的規模、發展階段,重點在管理和運營兩方面進行創新探索。

    管理體制突出“去行政化”。江蘇多地先行先試開展園區“去行政化”改革,進行整體性、系統性職能重構。如揚州開展推廣“開發區+功能區”“一區多園”“區鎮合一”的開發園區發展模式,泰州推進“兩集中三剝離”,蘇州工業園區探索開發區體制、行政區職能、自貿區使命“三區融合”的發展新路徑,推動大部門制優化升級。湖南可在借鑒這些經驗基礎上,探索園區大部門、扁平化、聘任制管理模式,理順開發區與行政區關系;精簡整合開發園區職能機構,探索“開發區+功能區”發展模式,積極推廣省級以上園區對鄉鎮工業集中區或功能園區進行統一管理、整合發展;探索“區鎮分設”等發展模式,明確開發區與所在鄉鎮(街道)的管轄邊界、職責定位,推動具備條件的開發區逐步剝離社會事務管理職能,交由屬地政府承擔,推動園區市場化、專業化發展,瘦身健體、強筋健骨,切實提高園區運行效益。

    建設運營突出“市場化”。北京中關村、上海浦東張江等園區通過成立園區運營集團公司,實現了園區的專業化市場化運營;深圳、上海、海南等地一些園區通過設立既不是行政單位也不是事業單位的管理局的法定機構,以此行使管委會的職責,實現園區運營的市場化。湖南園區可結合自身特點,有序推進政企分離、管運分開,探索“管委會+公司”等運營模式,積極引導有意愿、有實力、有資源的市場主體,參與園區開發建設運營。

    開展要素改革,著力打造市場化支撐體系

    提升園區要素資源的效率,需要積極開展園區要素市場化改革。

    探索全員聘用制改革。為提高園區干部工作積極性,江蘇、山東、浙江、湖北等地積極試點園區干部全員聘用制,我省長沙、湘潭、郴州、婁底等市州的部分園區,也先后以“崗位全面聘任、身份檔案封存、以崗定薪、優績優酬”等為內容進行了改革探索。下一階段,應當在全面總結園區全員聘用制改革成功經驗的基礎上,鼓勵條件成熟的園區按照國家級、省級、市級園區等不同級別、不同類型園區,分類施策,有序推進全省園區用人改革進程。探索績效薪酬激勵機制改革,建立與招商引資、項目建設、產業發展、稅收增長等績效掛鉤的工資水平動態調整機制。暢通園區干部流動通道,進一步激發園區干事創業活力。

    探索土地節約集約利用改革。浙江的“標準地”改革、“畝均論英雄”改革,上海的“產業上樓”、零星低效用地成片改造,都是優化土地資源配置、提高土地節約集約利用效率的成功之路。湖南應搶抓國家重新核定園區用地面積的機遇,優化畝均效益評價指標和評價方式,把畝均效益作為園區擴區、調區、升級、退出的重要依據,以改革的辦法倒逼園區盤活閑置土地、廠房等資源。進一步完善園區規劃用地標準,建立“標準地”指標體系和出讓制度,試點新批工業用地按照“標準地”出讓。鼓勵土地混合利用,創設產業綜合用地(M0)類型;深入推進“工業上樓”,引導支持生產規模小、占地面積大的企業退出用地,向工業地產集聚;支持零星工業用地轉型升級,探索零星低效用地通過整合、置換等方式實現成片改造。

    探索多層次資本市場改革。安徽構建的“基金叢林”,上海、山東等地推行的“園區貸”,貴陽推廣的“資金池”,都為園區企業注入金融活水。湖南應鼓勵園區積極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建立健全由母基金和若干子基金組成的“基金叢林”,探索設立風險資金池,支持園區聯合銀行加速推進“園區貸”產品落地,為不同類型和不同成長階段的企業提供多樣化的金融服務,解決園區企業融資難題。同時,要健全要素市場化配置機制,完善資源要素差別化配置政策。統籌用好各類財政資金,集中力量辦大事,形成疊加放大效應。

    推動生態融合,著力打造一體化配套體系

    以科技創新引領現代化產業體系建設,位于2023年中央經濟工作確定的今年經濟工作九大任務之首。推進科技在產業、經濟方面的引領作用,必須推動產學研深度融合,實現科技同產業無縫對接。當前,園區融合發展仍然面臨一些難題,如一些遠離城區的園區在知名學校、三甲醫院、五星級酒店等高端城市配套方面較為落后,園區產學研金結合還不夠緊密。湖南要不斷優化城市空間結構、城鎮布局,提升公共服務配套水平,推進園區實現產城、產金、產教、產研四個融合發展。

    加快產城融合步伐。上海張江園區從工業園區發展為高科技園區,再從一個高科技園區發展為科技城,就是一個產城融合的過程。湖南應重點推動長沙高新區等體量大、發展較為成熟的園區加快產城融合進程,解決園區學校、醫院、商場、住宅小區等公共服務設施配套少的問題。同時,為其他尚未達到產城融合階段的園區,在規劃上預留空間。

    加快實現科技—產業—金融良性循環。積極借鑒深圳采取“自下而上”的企業需求驅動和“自上而下”的政府主動布局相結合方式的產學研資深度融合發展路徑。建立健全融合發展平臺,完善融合發展制度和政策,加快產教、產研、產金融合,推動資金、人才、技術等要素向園區集聚,逐步形成以園區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產學研金深度融合的創新體系,促進科技、資本和產業高水平循環。

    【作者系湖南省社會科學院(省人民政府發展研究中心)創新與開放發展研究所副所長,經濟學博士】

    草莓视频最新下载地址_草莓视频网站在线看_草莓视频黄片APP_草莓视频污在线观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