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05-17 來源 《博覽群書》2023年第4期

    《博覽群書》2023年第4期:《向志柱對古代小說研究的另辟蹊徑》

    微信圖片_20230517165341.jpg

    中國古代小說以其數量和所取得的成就而觀,可謂浩如煙海,燦若星辰,而古代小說研究所收獲的豐碩成果,亦可謂洋洋大觀。然而,在高密度和全方位的關注下,中國古代小說研究意欲推陳出新,實非易事,雖有新資料、新方法、新觀點三條創新路徑,但迫于新資料的缺乏而所帶來的瓶頸制約,致使諸多存疑之處苦于沒有新依據可資佐證而只好作罷,暫且擱置??上驳氖?,向志柱先生在商務印書館出版的《<稗家粹編>與中國古代小說研究》(以下簡稱“向著”)一書,正以新資料的發現切入研究,打開了中國古代小說研究的新局面。

    圖片 1.png

       著者在研究中國古代小說時另辟蹊徑,首次發現并利用新資料《胡氏粹編五種》之《稗家粹編》,集十數年之功,為中國古代小說的深入研究開辟了新的領域,提出了新的課題。早在作者攻讀博士時,即已發現《稗家粹編》的研究尚無人涉足,于是便以此作為博士論文選題的一部分進行研究,彼時即撰文首次介紹了《稗家粹編》的研究價值,成為研究該書的拓荒之作。此后,還點校整理《稗家粹編》,中華書局納入《古體小說叢刊》出版,為進一步研究《稗家粹編》打下堅實基礎。十余年來,作者沉潛涵泳,深耕細耘,持續專注該領域的研究,發表了一系列相關研究論文,其課題“新資料《稗家粹編》與中國古代小說研究”被列為國家社科基金年度項目,結項成果為“國家社科基金??彼捎?。聚沙成塔,由初涉而專精,終成博大氣象。該書首次對《稗家粹編》進行系統研究,填補了該領域研究的學術空白。作者在扎實的文本細讀基礎上,通過細致校讀《稗家粹編》及相關文獻,考訂本事及其變遷、梳理文獻版本異同,提出一系列論點,在學界掀起討論熱潮,充分開掘并彰顯了《稗家粹編》的文獻、版本和文學研究價值。

    自其整體結構來看,向著由主體內容和附錄兩部分組成。在主體內容方面,主要探討了《稗家粹編》的研究價值、所收篇目本事來源,以及在此基礎上與其他選本的關聯研究。從文言小說集、話本小說、詩文小說集、文言小說選集、通俗類書、小說書目等不同類型切入,設立10章7個專題:一是探討《稗家粹編》與選載來源《玄怪錄》《剪燈新話》《鴛渚志余雪窗談異》等文言小說集之間的關聯;二是探討《稗家粹編》與《湖海奇聞》《古今清談萬選》《幽怪詩譚》等詩文小說之間的關聯;三是研究《稗家粹編》與《清平山堂話本》《熊龍峰四種小說》等話本集之間的關系;四是梳理《稗家粹編》與《百家公案》等匯編型小說之間的關系;五是考辨《稗家粹編》與《太平廣記》《艷異編》《續艷異編》《廣艷異編》《情史》《逸史搜奇》等文言小說選集之間的關系;六是厘清《稗家粹編》與《國色天香》《繡谷春容》《萬錦情林》等通俗類書之間的異同;七是考證《稗家粹編》與《寶文堂書目》等著錄的小說類書目之間的聯系等。從關聯研究對《稗家粹編》所涉的古代小說世界展開了全面系統的研究,在眾多文言小說集、話本集、小說匯編、文言小說選集以及小說類書目之中界定了《稗家粹編》的版本性質、內容價值和影響地位。該書還附錄了三篇具有新資料性質的古代小說論文,分別考證了《稗家粹編》的姊妹篇《游覽粹編》中有關明代的玉堂春故事和玉嬌鸞故事,《韓蘄王太清夢》一篇則提供了關于岳飛的新資料。附錄三篇均體現了作者古代小說研究中注重新資料的研究特色。

    就其具體內容而言,向著屬于新資料的整理研究,使海內孤本《稗家粹編》得以進入學界視野。該書從小處著筆,大處著眼,以實證研究為主,以《稗家粹編》自身研究為點向“深度”掘進,著重探討《稗家粹編》的版本、選編、輯佚和??眱r值以及小說價值研究,并以相關研究為面向“寬度”拓展,梳理了《稗家粹編》與其他古代小說選本的關聯,確立了其在中國古代小說研究史上的坐標地位。

    發現新資料,重現海內孤本

    相比于熱門的名家名著研究,對文言小說選集《稗家粹編》的研究顯得“冷僻”而鮮為人所知。然而,扎堆名著往往造成高密度重復和研究格局嚴重失衡等問題(胡海義:《<胡氏粹編>與中國古代小說》,《中華讀書報》2009年4月29日),新材料的發現便成為了學界渴求突破“瓶頸”的新的學術增長點?!栋藜掖饩帯纷鳛樾沦Y料的發現,并進入古代小說研究者的視野,其創新意義和潛能可見一斑。作者對《稗家粹編》的發現與研究,堪稱古代小說研究的一大突破。對此,程毅中先生在《古體小說論要》一書中對新資料《稗家粹編》充分肯定:

    大概在《古今清談萬選》之后,有一部胡文煥編的《稗家粹編》,是向志柱先生新發現的又一部唐宋元明古體小說的選集?!栋藜掖饩帯芬粫窍蛑局壬紫劝l現并介紹給讀者的。我在向先生的提示下,查閱了原書,覺得的確很值得一提。(程毅中:《古體小說論要》,華齡出版社2009年版,P72)

    誠如程毅中先生所言,《稗家粹編》成書幾百年來,經作者考證,除被《趙定宇書目》著錄外,其他書目著錄和文獻從未提及。在作者發現《稗家粹編》之前,雖曾由著名藏書家和文學研究專家鄭振鐸(1898-1958)收藏,卻未作介紹和研究。鄭振鐸先生僅撰文對《稗家粹編》的姊妹篇《游覽粹編》(《胡氏粹編五種》之一)予以充分肯定:

    (《游覽粹編》)所載詩、文、詞、曲,多罕見者。就用作明代學的資料的一點上看來,似較一般的《明文授讀》《明文在》尤為重要。卷六的詩余類和曲類,尤多珍秘之作,謎類之寄物啞謎亦極該重視?!@是白話文學、方言文學里很重要的資料。

    ( 鄭振鐸:《記一九三三年間的古籍發現》,載《中國文學研究》(下),人民文學出版社2000年版,第454-455頁)

    但是,鄭振鐸卻沒有對《稗家粹編》的小說性質和價值進行研究和探討。因被鄭氏“束之高閣”,尚未進入學界視野,《稗家粹編》由是而長期被忽略,研究自然也就難以跟進了。即便此后被鄭振鐸先生捐獻給國家圖書館,并由國家圖書館納入館藏古籍珍本叢刊于1988年影印出版,也一直沒有引起學界的關注。

    作者通過對《中國文言小說書目》(1981)、《中國古代小說百科全書》(1993)、《中國文言小說總目提要》(1996)、《中國古代小說總目》(2004)、《中國古代小說總目提要》(2005)、《中國小說選本研究》(2003)、《明代傳奇志怪小說研究》(2006)、《中國古代文言小說總集研究》(2006)等目錄、小說集的查證,均未見收錄《稗家粹編》。更甚者,2006年之前“中國知網”亦未見一篇論文提及《稗家粹編》。也就是說,在作者發現《稗家粹編》之前,各類書目、小說史、文學史以及小說研究關于《稗家粹編》的研究尚屬空白。直至2006年,向志柱先生偶然發現《稗家粹編》,并于次年在《文學遺產》撰文介紹該書的研究價值,才首次向學界展示了《稗家粹編》深藏閨中人未識的本真面貌。此后,作者使用該資料撰寫發表了一系列論文。至此,文言小說選集《稗家粹編》才以較全面的面目進入學界視野。隨著研究的深入、拓展,作者又于2009年完成《稗家粹編》的整理點校,次年中華書局納入《古體小說叢刊》出版,使這一海內孤本得以發顯光大,也使人們對《稗家粹編》的版本源流、書籍裝幀特征有了更清晰直觀的認識,為《稗家粹編》的進一步研究提供了新的文獻版本。

    彰顯新價值,厘清本事源流

    《稗家粹編》作為新資料,首先開展的必然是版本研究、本事研究和成書研究等基礎性研究,然后才是橫向的關聯研究、拓展研究。向著正是立足于新資料的研究,既有立足《稗家粹編》自身的內部研究,也有與其他選本之間相互比證關聯的外部研究。該書從內外兩個方面切入研究,既厘清了版本變遷的本事源流,也彰顯了本身所具備的多重價值,由此奠定了《稗家粹編》在中國古代小說史上的地位。

    據向著考證,《稗家粹編》八卷二十一部,共收錄文言小說146篇。除2篇為唐前外,其余均為唐宋元明小說。對于《稗家粹編》的篇目來源,按照來源出處、收錄情況以及改編情況一一予以了揭明:原始出處明確者79篇,主要出自35種小說;原始出處未明但同時見于他書者43篇;見于他書但版本差異較大者6篇;未見于他書者18篇??梢姟栋藜掖饩帯肪庍x篇目來源歷史跨度之大,編輯眼光之獨特,值得進一步梳理比對, 20多篇罕見篇目則為進一步考證研究提供了新的課題。

    在版本方面,向著認為,《稗家粹編》編選內容精善,除偶爾有刪卻外,非常忠實于原著,具有可靠的版本價值?!栋藜掖饩帯愤x文與其他版本相比異文較多,但都出自原著,非胡文煥擅自改編。如與《太平廣記》相比,《稗家粹編》直接選材于傳本,獨立于《太平廣記》版本系統;與《剪燈新話》相比,《稗家粹編》源于《剪燈新話》的早期版本系統,從黃正位刊本可以進一步佐證《稗家粹編》并非枉改;與《玄怪錄》陳玄翔刊本相比,《稗家粹編》和《玄怪錄》的最精善版本高承埏本基本相同,出自同一版本系統。作者還就小說具體內容與習見本進行了比對,認為《稗家粹編》雖然出現較多異文,但無論是直接取材,還是重新編輯處理,都具有可信性和可取之處。這是《稗家粹編》本身所具有的版本價值。

    向著不僅展示了《稗家粹編》本身的豐富內涵,更為重要的是,以其視野開闊的關聯研究,展示了《稗家粹編》作為小說選本所關涉到的更為廣闊的古代小說世界?!栋藜掖饩帯放c其他文言小說的編選、通俗類書的編輯、話本小說和詩文小說改編、匯編型小說在創作、成書、傳播等方面存在千絲萬縷的關系,彼此之間存在大量異文,值得進一步探討和研究,從而具有重要的文獻價值和小說研究價值。比如《稗家粹編》與《玄怪錄》《剪燈新話》《艷異編》《廣艷異編》《情史》《熊龍峰小說四種》《百家公案》及“三言”等有“交集”的小說集達20余種,對《稗家粹編》的研究,不得不涉及上述選集,從而以點帶面,以《稗家粹編》為切入點,輻射到其他古代小說尤其是明代小說的研究。鑒于《稗家粹編》具有明確的序刻和收錄時間,有利于以《稗家粹編》為坐標參考系,厘清其他眾多小說編年及其本事的來源變遷,使文言小說匯編和通俗類書的編輯、詩文小說和匯編型小說的創作、戲曲藍本問題等研究的開展有案可稽,因而具有重要的小說資料參考價值。如作者探討了《稗家粹編》與《艷異編》《廣艷異編》《續艷異編》之間在篇目和分類方面的相互影響的關系;探討了傳奇小說《杜麗娘記》與《寶文堂書目》著錄及《牡丹亭》的藍本生成問題;探討了《稗家粹編》與改編性小說《百家公案》和通俗類書《國色天香》成書生成方式之間的關系等。作者通過關聯研究,為其他小說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角度和新的選題。

    作者同時還指出,《稗家粹編》還是對唐以來許多小說補闕、???、釋疑等方面起到參考作用,而對其他小說的研究具有重要的輯佚和??眱r值。如《稗家粹編》不僅比《玄怪錄》的最精善版本出版時間要早,而且有多處勝于高本,可用于???。又如《稗家粹編》所收《剪燈新話》篇目亦最多,無疑是其最重要的選本。再如《稗家粹編》收錄《鴛渚志余雪窗談異》最多,是其整理和研究的重要資料?!栋藜掖饩帯放c《太平廣記》有30篇相同,雖無版本來源關系,但也具有重要的參校價值。

    提出新問題,更新既有識見

    新資料的出現,往往會引起學界對既有判斷和結論的重新思考和審視,如郭店楚墓竹簡的出土,沖擊了中國學術思想史研究中許多成說并更新了諸多既定認識?!栋藜掖饩帯纷鳛樾沦Y料的發現亦如此,既能通過參校、勘正等方式訂正古代小說關于版本源流、本事變遷等研究中的疑案甚至疑誤,又能發現新的問題和課題。向志柱正是針對新資料的這一特點,或質疑或商榷,提出了一系列新的問題,有些還在學界引起了熱烈討論,有關問題的探討在向著中得以集中呈現。

    如關于《秋香亭記》的論述,學界普遍將《秋香亭記》看作瞿佑自傳,但作者由《稗家粹編》入手,比較《秋香亭記》的版本差異,并深入思考了兩種《秋香亭記》何種程度上更接近史實,作為瞿佑自傳又當以何為據的問題。作者小中見大,細致辨析《稗家粹編》本和《剪燈新話句解》本中的異文,發現后者為瞿佑自己所改,并指出兩種版本體現了瞿佑前后期不同的創作心態,由此提出了“兩種《秋香亭記》,不同自傳心態”的新命題??紤]到瞿佑于洪武十一年(1378)《剪燈新話》完成時年方31歲,其表妹楊采采勸勉“宜自保以冀遠圖,無以此為深念也”,正符合一位剛步入仕途的年輕人心理;而瞿佑于永樂十九年(1422)重?!都魺粜略挕窌r已75歲,應兵部尚書趙羾所求而將《秋香亭記》“書之以奉”,此時“舊本失之已久”(唐岳《<剪燈新話>卷后志》)。此時,瞿佑早已褪盡少時進取之心,而代之以早日結束流放生涯的自保心態?!毒浣狻繁舅铡肚锵阃び洝氛w現了這一晚年心境。作者提出《剪燈新話》早期刊本和晚年定本的概念確有先見之明,后來黃正位刊本的發現,證實了這一預判。

    作者還借助《成令言遇織女星記》一文,對徐伯齡《蟫精雋》卷四《呂城懷古》(文淵閣《四庫全書》本)中載“生值元年兵燹間,流離四明,岌亂姑蘇”之“岌亂”一詞進行辨正。作者指出,由于此條資料常被瞿佑及其《剪燈新話》研究者所引用,然而即使“岌亂”未見于古代和現代漢語,且“岌亂姑蘇”語意不明,學界也未對此提出異議,照舊廣為引用。對此,作者根據提出“岌亂”應為“?乩”二字形近而訛。并據南朝梁顧野王《玉篇》考證,“?”“乩”分別為“會”“稽”之異體。作者還進一步從黃正位刊《剪燈新話》本《鑒湖泛夜記》、萬歷刻本《稗家粹編》中《成令言遇織女星記》、《廣艷異編》中《靈光夜游錄》,以及《剪燈新話句解》《剪燈叢話》各本記載,考證得出“?乩”確為“會稽”。再從《稗家粹編》中《秋香亭記》所載瞿佑流離會稽的人生經歷推論,《蟫精雋》所載“岌亂”實為誤寫,當為“?乩”即“會稽”。也只有如此,于語意、事實乃通。作者依據《稗家粹編》中《成令言遇織女星記》等文獻考證,質疑并糾正學界習見,論據確鑿,結論公允,令人信服。

    再如作者根據新資料《杜麗娘記》,對學界已成定論的《牡丹亭》藍本問題提出了質疑,并提出了自己新見,引發了新討論以及對《寶文堂書目》的重新認識。而歷來學界普遍認為《牡丹亭》的藍本是話本小說《杜麗娘慕色還魂》,即《寶文堂書目》中的《杜麗娘記》,鮮有異議。作者對比《稗家粹編》中所收錄的《杜麗娘記》和《杜麗娘慕色還魂》兩者發現,話本《杜麗娘慕色還魂》是在文言小說《杜麗娘記》基礎之上進行增飾,且對《牡丹亭》原文有所因襲。這就動搖了學界現存的普遍看法。事實上《稗家粹編》中的《杜麗娘記》早于《杜麗娘慕色還魂》,作者在版本依據和文本內證的基礎上推定《杜麗娘記》為《牡丹亭》的藍本,確定無疑。由此,作者進一步提出新的問題:如將現存作為話本小說的《杜麗娘慕色還魂》看成《寶文堂書目》所著錄的《杜麗娘記》,而《稗家粹編》收錄的《杜麗娘記》為傳奇小說,那么《寶文堂書目》著錄究竟是傳奇還是話本?這就需要學界予以重新探討和回答,從而引出了新的值得探討的課題。

    此外,向著還對《鴛渚志余雪窗談異》作者為周紹濂的學界定論提出了質疑,通過查閱崇禎《嘉興縣志》和相關資料,發現此論值得商榷,有進一步探討的必要。

    可以說,上述種種新問題的提出,都得益于新資料《稗家粹編》的發現,因其有確切的序刻時間,勢必使后出的版本著錄都可以重新參考更早的版本,從而訂正既有的研究判斷和考證結論。向著系統清晰地呈現了《稗家粹編》作為新資料的發現、版本的源流、本事的變遷、著錄的生成等總體研究過程,充分發顯了其學術研究價值,并提出了一系列新的問題,這些都充分體現了作者銳意創新的個性精神,縝密細致的文獻考證功夫,為進一步研究《稗家粹編》及其相關文獻提供足資借鑒的經驗與啟迪。

    當然,《稗家粹編》的研究價值還值得進一步發掘,如還可就《稗家粹編》中的珍稀小說進行美學研究,探究其敘事結構、風格、成就乃至影響,發掘其文學性和藝術性,彰顯內蘊其中的文學價值和美學價值。不可否認,這些拓展性的研究,都離不開向著開拓出的領域和路徑。

    (作者簡介:喬光輝,東南大學人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彭智,東南大學人文學院博士生。)

    草莓视频最新下载地址_草莓视频网站在线看_草莓视频黄片APP_草莓视频污在线观看下载